eeeeeer醋

佛系

【双绿】安魂曲xCaT

*严重ooc的可能并不是很甜的小甜饼  佛系看两眼得了

*Q群联文清明假肝出来的  当作五一假结束的一个小纪念??

*没错我就是死了好几个周突然出来诈个尸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1.

“哥,你看我这次怎么样啊?”

CaT带着点炫耀意味地将手机举到了安魂曲眼前,屏幕上赫然是自己在众人面前表演耍帅时的照片。

安魂曲无奈地凑上前去看那张照片。自己和弟弟的性格简直是两个极端,自己安静沉稳,弟弟却总上蹿下跳。

“今天的弹力球没有砸到自己所以很成功吗?”

“呀!!哥!!!”

好像被拆穿了什么老底的CaT冲上去便要和哥哥闹,安魂曲任由他轻轻打了自己几下。

小拳拳捶你胸口!!但是CaT的小拳拳对安魂曲无法构成什么威胁。

一般过不了几秒,CaT就会放下小拳拳跑去另一边撒欢;当然也经常有CaT缠着人不放的时候,比如现在——

安魂曲左手环住CaT的两只手腕,右手把人摁在了怀里。

霸道又温柔的哥哥通常就是这样来制服不听话的弟弟的。效果百分百保证。

每到这个时候,CaT也会乖乖窝着,称职地当个散发着软萌可欺气息的奶包。

其实可以在刚开始打我的时候就揽住的,下次多抱一会。——来自喜欢被奶包子缠上的安魂曲的一点点小想法。

其实可以多打几次的,打得久一点,哦对还要轻一点,要不还是直接往怀里扑好啦。哎呀有点不好意思的,老害羞了。——来自想钻进怀里的CaT心里的当啷当啷响的小算盘。

2.

难得的聚众野餐。CaT当然选择和安魂曲排排坐啦。

但还是要皮起来的。于是CaT从草地上爬起来跑去别人地盘皮。废话啊,这孩子当然不会在自家安魂曲面前皮:)

安魂曲就继续安静地在绿草皮上当一棵小白菜看着CaT皮。

一边——

“喂CaT,你的弹力球砸在我的蛋糕上啦!”

听见这句话的CaT试图逃跑,但很可惜没能逃过被十分珍惜蛋糕的小蜘蛛缠了一身蜘蛛丝的命运。

“这位少侠且慢,有话好好说,放下剑放下剑!!”

这是试图从幻花身上揪下来一朵小fafa却被卧虎藏龙发现并拿剑抵着脖子的CaT的求生欲。

另一边——

“安魂安魂,你那把伞借我一下呗?”精致如大白鹅,他可不想自己被晒黑,所以打起了安魂曲手里的太阳伞的主意。

然后安魂以光速退开了二十米远。

九儿见安魂凑过来,开心道:“安魂,看在我们都是绿色系的份上,那个小风扇可不可以——”“不可以。”安魂式冷漠。

然后CaT摸着自己被吓怕的心窝窝,哒哒哒跑到了安魂曲身边。

顺手拿走了安魂手里的小风扇。安魂的伞也十分自然地歪向CaT。

CaT收好自己的俩弹力球,十分乖巧地做了一个小虎牙眯眯眼笑。

热爱皮天皮地的CaT和冷漠淡然的安魂曲,在面对彼此的时候,官方形象已经拧成了你怎么解也解不开的耳机线,使人心情复杂。

都是绿色,咋就不对我好那么一点点呢。这是九儿的一点点忧伤。

今天也是双标安魂&CaT开心的一天。

3.

CaT的弹力球坏了。这是一个简短而又悲伤的故事。

三言两语来概括,就是CaT又一次在众人面前耍帅,一不小心将弹力球扔远了,虽然CaT在事后一再强调他能接住那颗球但很不幸,弹力球飞向了幻花然后被感官敏锐的卧虎藏龙用他那刚刚抵过CaT脖子的剑震成了渣。

为什么不劈成两半?卧虎藏龙说半个球还会因为惯性飞出去伤到他家幻花。

于是CaT心爱的两个弹力球就废了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这俩弹力球是一对,人家大概不会单卖给我一个吧...”

CaT与安魂曲走在商场里,CaT有些忧伤地向安魂抱怨:“就是一个弹力球,卧龙大哥至于那么紧张嘛,我接住明明绰绰有余的...唉唉唉,哥你等等我啊!!”

安魂没有说话,只是垂在身侧的右手向后方摆了两下。

然后又一只手就覆了上来。若是旁人看到,定会感慨一句:“这动作简直太熟练太自然了!真是一对模范情侣啊!!”

安魂拉着自家小朋友,到了橱窗前。橱窗中摆着的便是和CaT同款的弹力球。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柜台小姐姐面露和善的微笑。

“我弟弟的弹力球坏了。能拆开卖吗?”安魂依旧冷漠。

“对...对啊,你看,就是,他这个...emm...这个蓝花的还很好,但是...那个...呃...粉色的...可以吗...”

其实,平时非常非常皮的CaT,社交时说话并不是很利索的事情,应该也没有那么令人吃惊吧,对吧?虽然其他人都很奇怪,但是安魂每次都没有表现出惊讶呢!一切以安魂为准!!

柜台小姐大概并不是很想听这孩子结结巴巴说话。但是考虑到自己无意中看见的两人拉手的一幕,她决定继续保持姨母微笑并拖延时间来欣赏这来之不易的CP。毕竟自己是个卖弹力球的,每天要面对的是一群小学🐔。

“不好意思呢,这款弹力球只能成对卖,不然有余货的话是不好处理的呢。”拒绝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柜台小姐有些不太忍心。但这是本职工作,而且还能洗一下眼,她安慰自己。

“可是,那多出来的一个弹力球该怎么办,总不能让卧龙大哥再拿剑震碎吧...”

旁边的人表示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暴/力的事,快步跑开。

“买一对。”这简洁的风格一定是安魂没错了。他从复杂的白菜叶衣服里掏出了红票子,期间一直没有松开CaT的手。

“那这个蓝花的球...”没待他说完,安魂就把球从CaT手里拿了过来。

“你送我了。”果然是个霸道的哥哥啊!

“那个我已经用过好多次了,都有一点摩擦的痕迹了,哥你...”CaT表示这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处理方式但是为什么有些心虚?

“我们的第一个定情信物,是有CaT的味道的蓝花弹力球。”

唉唉唉,这个哥哥温柔得过头了啊!!撩到小孩子了啊!!!CaT的脸猛地涨红,白白净净的小脸像被刷了层番茄酱,可爱,想咬。

然后“啾”,安魂亲上了。

CaT把头埋在了安魂怀里。

今天真是幸福指数爆表的一天。柜台小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写个文。

ww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占tag记梗

记一下梗emm是上个周做梦梦到的

羽生结弦是龙。金博洋是将军。

铁骨铮铮金戈戎马,长龙啼啸风雨欲来。

——“羽生吗...倒是与我这羽箭蛮配。羽箭配弓弦,不如,你就叫结弦?”

——“初次见面,我叫羽生结弦。羽箭的羽,弓弦的弦。”

古城内,一墙角,一枇杷树。

何其有幸,与你相遇于此,一人一龙一树一墙,一意气风发一高贵深情一葱翠常青一沉默无闻。然究竟为何,泪滴滴入草,你的手,我竟牵不住?

战乱不断,各政权扰乱边疆,人心惶惶。

将军出战,三战三捷。

万人景仰,却敌不过龙椅上那人。

我能帮你,改变些什么?你知道,我有多希望你不要去那一趟吗?

既然是你的决定,我同意。但你能不能,快点回来?

————————————
啊写不下去这篇算是预告的记梗了(捂脸)
时间线错乱,到时候再整理整理对时间线的解释吧(装死)
这篇的结局大概也许可能maybe是个刀?
唔果然十分意识流啊(捂脸)
没错这个脑洞是梦到的但闹铃让我还没梦完就醒了,对梦的记忆实在太模糊了,想要记下来都已经记不清了况且这个故事没有结尾甚至好像还不到一半,我记得梦里龙对将军做了两件事,超重要的两件事,但我完全不记得是什么事,包括将军这个身份也是我后来自己加的,对这个梦最清晰的记忆就是枇杷树(可我没见过枇杷和琵琶时啊)感觉这个梦里的事情真的挺震动人心的可我想不起来了,只能瞎胡绉,绉的很俗....
还有啊我大概真的只是记一下梗...要发文的话估计还要等好长好长时间因为实在是没时间写+懒,还有鹦哥和邻居在等着我(装死)我准备把这篇写得快完结了之后再发,要等太长太长时间了...
我话好多啊就先说这些吧...

邻居家的哥哥【五】

*勿上升
*炸文笔破剧情随缘看
*装作羽生的学校厉害到有滑冰场并且迎新会在滑冰场看滑冰的样子

26.

金博洋到底打算怎么讲道理,我们并不知道。

总之就是第二天放学之后直接去了羽生的学校,正面迎上了那个已经在校门口等待的少年。

之前一直都是自己到处溜达着等羽生放学,这次突然见到羽生在等自己,天天小朋友内心莫名澎湃。

千篇一律的校服,总归还是要因人而异的。

且看别人穿着那宽松肥大的校服显得整个人都又矮又挫,羽生穿着确是说不出的潇洒。

两张笑脸灿烂得连夏季的太阳都要融化了。

“天天,这边!”

是一双夸张地挥动着的手,是一声响亮清澈的呼喊,是一个背着小书包狂奔而来的小朋友和只等着被小朋友撞个满怀的少年。

27.

天天小朋友觉得,除了总是被来自各处的目光洗礼之外,跟着羽生结弦走的感觉简直不要更棒。

试想一下,你和一个又高又帅的小哥哥走在校园小路上,时而你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拼命迈着小碎步前进,时而他转身面向你,倒着前进,笑眼盈盈地向你介绍学校里的东西,尽管你比他还要了解,时而你们肩并肩走着,嘴里唠着那无聊的家常。一个抬眼一个垂眸,视线相对,笑声惊起一片林中雀。

见你一副背着书包吃力追赶的样子,他自然地从你背上卸下书包扛到了自己肩上。见你脸上蒙上一层薄汗,他从兜里掏出纸巾轻轻擦过你的脸,又擦擦自己的。汗水浸破了纸巾,在脸上留下了小小的纸屑。你们抬手,在对方的脸上扑拉扑拉扇上好几下,将纸屑扫下来。

指尖,皮肤,滑,想捏。

28.

金博洋跟着羽生结弦走,一路上和无数老师打了招呼,迎接了无数女生男生或诧异或羡慕嫉妒或姨母的眼神。

七拐八弯地,终于走进了学校的滑冰场。

“你们不是还有最后一节课要上吗?为什么来滑冰场了?”

作为“羽生辅导大队”的唯一成员,天天小朋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么这个问题就由辅导大队的唯一老师羽生结弦来回答。

“后天的迎新会,我要作为外国学生进行表演啊。我的技能是滑冰,所以最后一节课老师让我来排练啦!”

羽生才不会告诉金博洋小朋友自己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才让老师同意让他“包场”并且开放音响的事呢。

29.

“哦...”金博洋懵懵地点点头。

羽生在等,等金博洋的反射弧从月球上绕回来。

“所以你现在是要滑冰给我看吗!!”仿佛反射弧从月球又绕到了木星才绕回来,金博洋小朋友过了很长很长时间直到羽生都开始脱外套了才明白过来。

“对,滑给你一个人看。你是第一个看到这套完整节目的人啊,天天,我的——小.观.众。”

低沉却有点奶的嗓音,和头顶上的手一起,又轻轻撩拨着小朋友的心。

又...又是摸头...招架不住的喂...

“我...我会好好看的!”

喂,讲什么胡话呢!!啊啊啊都怪摸头,要把人给摸傻了!!

喂喂喂,说完之后干嘛要揉我的头发还笑的那么惹人犯罪啊!!

——TBC

哪来的黄毛鹦哥!【五】

*先排雷  羽生结弦是只鹦鹉
*自己不能再咸鱼下去了  周末更的进度跟不上学校里脑洞蹦出的进度
*圈地自萌勿上升
*只想把自己的开心事变变形分享给你们  笑出来了就好没被逗笑是我的错TT
43.

“那个...”被忽略的室友弱弱举手,试图刷一下存在感。

“&#%@(#&@&”但是金博洋和piglet沉醉于斗嘴无法自拔。

“宿管大妈来了!!”尽管室友被无视的很彻底,但他还是想要将自己的义务负责到底。群响毕绝(??)金博洋看着门口提着拖把的宿管大妈,一时有些沉默。

大妈此刻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小伙子,宿舍里是不允许大吵大闹的。跟谁说话呢?小伙子挺厉害啊会说腹语啊?!”

腹语??四处望了望,自己的室友显然是被无视了个彻底。毕竟这只是个负责日常衬托和发布任务的npc。那么还有一个疑问,piglet呢?

金博洋继续找,四处找,目光最终落在了自己带来的一盆花上。这盆花好看是好看,但好像有点不大对劲。这盆花绿叶繁多,在这个不应该开花的时间里有一个饱满的花骨朵...wait花骨朵??放什么屁呢花骨朵!!那是把自己伪装成花骨朵的

鹦鹉.羽.piglet.生.玻尿酸鸭.结.皮卡丘.弦.鸡尾!!!

好样的啊这只鹦鹉,求生欲很强啊!!明知道学校里没有老虎还是要藏起来,大概是害怕学校里有蛇??好嘞下一步就这么威胁他!!

“小伙子啊,你腹语这么厉害,去年元旦晚会咋没见你表演呐?我转了好几个班,表演的都不咋地,你要是上去绝对碾压全场!!要不我跟校领导说说,后天的级部大会增加个表演环节吧,你这么有才能,应该给你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

凭借金博洋有限的语文阅读理解能力,暂时分辨不出大妈是真心夸他还是在嘲讽他。但他感觉这个锅他背得有点大。

“小伙子,你这小熊weini的床单可爱是可爱,但这风格和宿舍整体风格不符啊。但你这么可爱我一定会放宽要求的你说是不是啊!大小伙儿的,这么高调的喜欢小熊weini的可不多咯!!”

等等大妈,你别走你别走,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啊!!

见宿舍大妈走了,piglet也从花盆里飞出来了,大眼睛滴溜滴溜转了两下,对金博洋说:“为了和宿舍的整体风格相符,你要不还是把整个宿舍都换成噗桑的吧!!”

44.

社会咱鹦哥:全是噗桑!!整个宿舍全是噗桑!!!/陶醉

45.

被大妈误会了的金博洋:先不说我,你看见我的直男.格子床单.室友瑟瑟发抖的拒绝的眼神了么?/室友: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休想推锅给我

46.

第二天,也就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就这么到来了。没有过渡,就这么草率。

金博洋在自己的座位上与化学题作斗争。

“唉唉唉,那个,金博洋,你拿着笔过来!!”

此时风风火火走进教室的是班主任兼化学老师——晏哥,金博洋就是他的课代表,当班主任的课代表好处就是时不时可以当一下甩手掌柜,但晏哥的活永远喜欢安排给金博洋干。

所以,三好学生评优统计票数这种事,当然也由金博洋来干。

金博洋对这个活其实有点打怵,上个学期统计票数的时候自己把“正”写成“一丨一一”,缺了左下那道丨,被晏哥和知情的同学笑了好久。

金博洋拿着一只黑笔战战兢兢地走上讲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啊这种时候应该有一个帮忙念票的...”金博洋拿起其中一张纸喃喃道。

“金博洋!”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炸裂的带着浓重鹦鹉口音的声音,金博洋一瞬间感觉自己听觉神经似乎废了。

“你干嘛!!”金博洋不满地看向刚才出声的羽生。“你说要帮忙念票的啊。”羽生瞪大眼睛,拼命装无辜ing

“要念也不用念那么大声...吧...”说到一半,金博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金博洋缓缓抬起大脑袋,只见讲台下全部的同学,不管是在看书写作业喝水玩游戏,现在全部watching you——

金博洋僵硬地再次转头,还好,晏哥刚才走了,应该是(?)没有听见羽生这炸裂的一声嘶吼。

金博洋秉承表面要坚韧淡定宠辱不惊,要澎湃就在内心戏里澎湃的原则,沉默地低头继续统计票数。

“金博洋”一“金博洋”一丨“凡哥”一“威祷”一“苏”一

是的,金博洋和羽生强装淡定,一鹦鹉凭借嘶哑性感的喉咙,一人凭借颤抖鬼画符的笔迹,硬生生在晏哥回来之前统计完了票数,期间全班are watching you——

“不错不错,你签上字,送去那个楼的政教处,去吧去吧,一分钟后上课你赶紧跑回来!”

望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笑的如春风拂面一般的晏哥,金博洋内心在不停地叹息。

唉,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

继花鸟鱼虫市场后,吸引全班人的视线,成功1/1

47.

社会咱鹦哥:我不知道我该说我是故意的还是我不是故意的......

48.

被全班watching的金博洋: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让我再次享受到全场聚焦的感觉???

——TBC

哪来的黄毛鹦哥!【四】

*先排雷  羽生结弦是只鹦鹉*
*人老了熬不动了肝文就肝到这吧晚

31.
金博洋选择放弃挣扎。

“下节就考数学了...我可以选择死一小会吗...”

是的。此刻的金博洋同学,正在被开学考试折磨着。

作为一个偏文科的孩子,金博洋表示为什么数学卷子不是汉堡做的,他写不出来的话就把卷子吃了得了,对着卷子发呆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但金博洋再不乐意也没用。

开卷铃该打还是得打。卷子该发还是得发。题目该绉还是得绉。金博洋准备开始随缘做题。

“善哉善哉,ABCD阿波此得耳机游戏我爱你中国......”

等等,好像随缘得有点远。

喂喂这道题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以为给我几个格子我就能知道面积了嘛!图形长得本来就不好看干嘛还要糟蹋人家!!给人家图形个痛快让他知道自己的身高体重将来找对象也好找啊!!!个鬼啊!!!!他虽然大概能想到怎么做但他真的不会啊!!!!!

突然,一个噗桑的橡皮落在了卷子上。

低头一看,是小猪干的。

小猪看了看金博洋,用喙梳了梳羽毛,将爪子放在了C选项上。

32.
社会咱鹦哥:唉,连数学题都不会的孩子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呦/来自理科大神的嘲讽与同情

33.
试图逃避的金博洋:我不听!我不听!理科逼我念佛经!我想化身蜘蛛侠,手刃理科一身轻!!/今天也是双押的金天天!

34.
金博洋觉得有些梦幻。

现在自己竟然堕落到数学答案都要一只玻尿酸鸭告诉自己的地步了??

来自金天天的充满怀疑与不信任的目光落在了piglet身上。

然后他成功挨了一翅膀。

人生啊,数学题做不出来,建立起的好形象一夜崩塌,还要挨翅膀。古人诚不欺我,果然凄凄惨惨戚戚。

不知道一只鹦鹉是如何做出来数学题的,但死马当活马医这个道理金博洋还是懂的。

毕竟如果羽生不给他指选项,他连蒙哪个都不知道。而且这些题是一只鹦鹉做的,错了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piglet/佛系躺平

所以金博洋就在piglet的指引下,完成了数学卷子。

金博洋觉得,这些答案竟然都还靠点谱/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实在想不出答案而有人给出答案时产生的错觉。

不管怎么说,金博洋还是尝到了一点点人生开挂的感觉。

35.
社会咱鹦哥:哼,你竟然不信我??人类科学的学霸你都不信你还能信谁??我就问问你,还,有,谁!!!

36.
疯狂抄答案的金博洋:喂喂喂你先讲讲为什么你一只鹦鹉要学人类科学可以吗??你的下一个目标怕不是要称霸世界吧???/要你管,略略略

37.
开学考试结束,意味着又是一个绝望的新学期。
金博洋来到宿舍。

平时被他极度嫌弃的室友的灰扑扑的格子床单被套,此刻竟然说不出的顺眼甚至有些向往。

因为他现在的床单被套枕头套抱枕拖鞋睡衣——全是噗桑。

他看到了室友眼里的复杂意味和室友的欲言又止。

还没等他开口,一抹白光掠过。只见一只皮卡丘在他的床单上打滚。

“你下来!!你给我下来!!这是我的床!!”

金博洋试图阻止自己的床单报废。

“噗桑~~都是噗桑~~~~”

你能想象吗?一只鹦鹉奇特的口音,带着销魂的颤音,在你床上滚来滚去并且一定要喊出声,而且宿舍隔音不好并引来了一大批人围观,是什么心情吗??你能感同身受吗???

显然你会疯!!!所以金博洋同学此刻迅速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蒸炖煮炸煎烤鹦鹉该如何做!!

但可悲的是,这只鹦鹉毫不自知。

“噗桑,你为什么不把床也换成普桑的?”

看看,看看,这一只玻尿酸鸭才和自己相处了几天??现在连他的床都想换了???门没有窗没有老鼠洞都没有!!

刚深吸一口气准备反驳的金博洋,又被打断了。

“你是不是穷,买不起啊?”

金博洋陷入暂时的沉默。

对啊,我就是买不起啊,我就是穷啊,你还是断了换床的念头吧!!!

38.
社会咱鹦哥:哎呀可怜孩子,怪不得数学不好,穷成这样,账都不用算嘞!!

39.
想翻白眼的金博洋:对,我就是穷。但实不相瞒,我家挺有钱。劳力士我也戴。瞪大你的眼睛看看我的右手腕吧这位朋友。

40.
“对,我就是穷,学校还欠我500块奖金没给我。”

金博洋决定要维持自己宽容大度的形象,尤其在门口有那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顺便挑明自己是个拿奖金的好学生。

但他的对手,是一只不按套路出牌喜欢做自己放飞自我的

鹦鹉.羽.piglet.生.玻尿酸鸭.结.皮卡丘.弦.鸡尾

“你还有奖金??右脑缺失的补偿损失精神安慰费吗??”

不行!!不能蒸炖煮炸煎烤!!来跟我念!!远离纷扰心如止水慈悲为怀万物皆空......

“是奖金就是奖金!!就你话多咯!!所以为什么学校一直不给我这笔钱,让我等了一年(其实只是过了个寒假)!!”

金博洋愤愤道。他早就计划好怎么用这500块让自己多长几斤肉了结果一只不给他钱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非啊。”

piglet的眼神很真挚,语气也很真诚。

但金博洋绝不接受。

“胡说!!我明明是白皮!!和别人拍照提高亮度的时候,别人刚刚好我就爆了的那种白皮!!多少女生羡慕不来的牛奶皮肤!!欧到不行好吗!!”

41.
社会咱鹦哥:切,就你白啊??你的白是白皮肤,哥的羽毛白可是墙灰白!!!老白老白了!!

42.
心如止水的金博洋:佛系随缘求500块TT

——TBC

哪来的黄毛鹦哥!【三】

*先排雷  羽生结弦是只鹦鹉
*感觉自己没有在写两人的文  连编带改地纪录我的生活(??) 怎么搞笑怎么来  你没笑的话是我文艺不精TT
*所以还是有必要说一下以后可能会出场的人物  凡哥——女,英语课代表  威祷——男,理科学  33and珊瑚——女*2,班级相隔很远的发小  其他人就用身份或者姓来代替
25.
“天...天天?这东西是?”
刚才和金博洋说笑的同学,现在都一脸茫然地看向那只黄白色不明生物。哦,腮上还有两坨腮红。
“他...”
“我是他大哥!!”
没等金博洋开口,羽生抢先开口。
然后,金博洋亲眼见证了——英语课代表凡哥的傻笑式懵逼,理科男威祷的几何式震惊/具体怎么震惊并不知道,空气就这么凝固。
“天天...你堕落了......你竟然认一只皮卡丘当大哥......”从威祷嘴里挤出的这句话似乎十分艰难。
“你别胡诌,这明明是只玻尿酸鸭!!天天,万万没想到啊,你大哥竟然是只鸭子??虽然玻尿酸鸭很可爱但是你能不能有点骨气!!找个好大哥跟着吃香喝辣不行吗!!”凡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深深刺痛了金博洋的内心。
是啊,他捡了这么只鹦鹉,这鹦鹉非但没有给他挣面子回来,反而自己要劝诫自己一百遍慈悲为怀万物皆空才能不去想到底是烤鹦鹉好吃还是炸鹦鹉好吃。人生,如此多艰啊。

26.
社会咱羽生鹦哥: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不要逼我想念balabala......

27.
想不出形容词的金博洋: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别杀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把枪都给你......

28.
金博洋觉得,他好不容易塑造了那么长时间的哲学有深度,低调有内涵,帅气有颜值的形象,即将毁于一旦。
金博洋觉得,如果这时候他不做点什么来挽救他的形象的话,他大概就凉了。
所以,金博洋决定采取行动了。他要行动了!!
“你不是说你是小猪吗!!piglet!!为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忘了我呢!!”
“piglet!!你不能忘了我!!尽管你长得奇怪发音不好脾气老差还挑食,但我依然,将你放在了我心底!!”
“小猪!!你能感受到我那颗真挚的心吗?!”
几句话,挑明这只鹦鹉的孬处,衬托自己的包容,显示自己胸襟的宽广,重情重义,为自己的形象深度加分。金博洋觉得,很完美!!
但其他人好像并没有成功接收信号并为他的形象加分。毕竟是理科男和英代嘛。
“本来以为你大哥是只皮卡丘或者玻尿酸鸭也就算了,可你大哥竟然是只猪......我们虽然替你感到惋惜但既然你愿意我们还是恭喜你找到了你的大哥......”
金博洋感受到了两道怜悯的眼神。
wait!!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我不想认他大哥啊你们帮我重新介绍个吧拜托了啊啊啊啊啊!!!!
“我当然知道噗桑对piglet用情很深!!所以我这不是给噗桑你送橡皮来了嘛!!”
在金博洋崩溃的时刻,玻尿酸鸭的声音传来,并且爪子拍了拍他之前叼进来的噗桑橡皮。

29.
社会咱鹦哥:我想你现在应该学会看鹦鹉脸色了。

30.
麻木的金博洋:我明白的。祝大哥祝大哥祝大哥,吉时吉日喜如风丰年丰月如风增,增富增财增长寿寿山寿海寿长生balaba...../果然是胆子大到连撒谎遭雷劈都不怕的天总啊!

哪来的黄毛鹦哥!【二】

*先排雷  羽生结弦是只鹦鹉
*本来想写搞笑的段子但好像失败了
*鹦鹉的图片我主页里有
*大概(肯定)是这周末最后一更了,又要上学了啊/装死
*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16.

“你跟我说说吧,你到底为什么跟着我?这名字谁给你起的?”

金博洋认命地放弃了将这只鹦鹉打包送走的想法,转而开始和他对话。

“因为我帅?好像不是。”

被拒绝过一次的金博洋明智地放弃了这个理由。

“因为我聪明伶俐?”

您算了吧,花鸟鱼虫市场里连一只鹦鹉都斗不过。

“因为我可爱?”

这个还靠点谱沾点边。于是鸡尾晃了晃头顶的毛。

“啊我就说嘛,我这么可爱一定是人见人爱啊!!现在范围竟然都扩大到鹦鹉了,我的魅力无敌啊!!”

切,明明是噗桑的脸最可爱!!

于是鸡尾连两坨腮红都写满了嫌弃。

17.

社会咱鹦哥:放弃吧人类,你身上吸引我的只有致命的一点——长得像噗桑。其他,不存在。

18.

冷漠的金博洋: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把你带回家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好好研究一下你到底是蒸了好还是煮了好。

19.

“成成成,咱不聊这个。下一个问题,谁给你起的名字?”

“我的名字?当然是我爸妈起的了,难不成你的名字是你刚出生的时候用十二指肠想出来的?”

三番两次,被一只玻尿酸鸭嘲讽。金博洋,颜面何存??

“我不想叫你羽生结弦,你用你的十二指肠再给自己想个名让我叫吧。”

“小猪~~”

?????什么?????

这只皮卡丘,见面才几天,怎么就骂我是猪了呢???叔可忍婶不可忍!!!

“喂,你,骂我干什么!!!”

金博洋说着,靠近了厨房,随时准备抄起菜刀。

“谁骂你了?对号入座。你叫我小猪好不好嘛~~~”

what???这只鹦鹉怎么又开始说自己是猪了???难不成这是什么阴谋???

金博洋的脑子转的飞快,想出了一百种待会这只鹦鹉套路自己时的对策。

“噗桑叫小猪的声音最温柔了!!小猪~~piglet~~p-i-g-l-e-t~~~你倒是叫啊!!”

很棒啊,这鹦鹉口音的英文。又说他像那只熊呗。

这只鸡尾很ok啊。

不想当piglet的皮卡丘不是好玻尿酸鸭。

20.

社会咱鹦哥:piglet~~pooh~~~~

21.

怀疑人生的金博洋:你别突然笑的这么荡漾,我害怕啊!!

22.

不久之后,金博洋开学了。

以前不愿意上学的金博洋现在十分感谢学校这个密闭死板的地方:终于摆脱那只小猪了!!

事实证明,正在和同学们说笑的金博洋啊,你高兴得太早了。

前一秒还坐在窗边说笑的金博洋,听到了有敲窗户的声音。金博洋回过头去。

后一秒,笑容凝固。

因为自家小猪就站在窗外。嘴里叼着一块小熊维尼的橡皮。

而现在被迫浑身上下都穿戴着小熊维尼,笔袋是小熊维尼,笔也是小熊维尼,甚至宿舍里枕头被套都是小熊维尼的金博洋,心态彻底崩了。

他心情复杂强装淡定地打开窗,让小猪进来。

然后是一顿痛斥:“你怎么来了??这里是学校!!会把你扔出去喂狮子的!!”

“首先,你们学校里需要有狮子。”

小猪把橡皮放下,站在金博洋的作业上优雅的理了理羽毛。

23.

社会咱鹦哥:哼,我好心过来给你送橡皮,你竟然要把我丢去喂狮子,臭男人!!

24.

不知道说啥好的金博洋:请问,您一只观赏鹦鹉是怎么从家飞到学校的???hello您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还有啊我记得我走的时候锁门了吧???您以前开锁公司的吧???还是有分店的那种???

让我们为被逼疯的金博洋同学祈祷一下吧。毕竟小猪真正皮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TBC

邻居家的哥哥【四】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渣文笔   瞎剧情
*混更  凑字数
*其他不多说了

19.

对视,以及沉默。

只有金博洋头上的手还在轻轻抚着他的发丝。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

他轻轻上挑的嘴角。

他。

都一一落入金博洋眼里。

其实,是有点想把时间静止在这一刻的吧?

良久,金博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柚....柚子?你...”

“嗯?”

轻飘飘的带着明显笑意的声音,莫名撩人。

金博洋小朋友这才突然后知后觉的,绯色快速从耳根弥漫到脖颈和脸颊。连害羞都这么迟钝。

20.

“我...我不是小孩子了!!”

莫名其妙,蹦出来这句金博洋自己也不太明白的话。为了避免尴尬,还是装作继续赌气比较好。

羽生明显愣了愣,大概也是没想到这位明显心理年龄只有两岁的小朋友说出了这种话。

一点准备都没有。明明这场景跟要告白了似的。

“好吧好吧,你不是小孩子了。”

瞥一眼金博洋,没动。

“以后啊,不能教你做人啦,已经是大朋友啦。”

瞥一眼金博洋,表情有些松动。

“长大啦,也不能成天和我一起出去玩啦。”

瞥一眼金博洋,好像是坐不住了。

“是大孩子啦,学习要靠自己啦,不需要我辅导啦。”

瞥一眼金博洋,头已经转过来朝向羽生了。

“我这个小哥哥要着也没啥用啦。”

金博洋终于动手了!他动手了!!他抓住了羽生结弦的手腕!!!

21.

“那...那个,也不是不需要柚子啦....”

抓着手腕,把头转了回去。

“理科题...就是不会做嘛...要你教我...”

抓着手腕,脖子杵了杵。

“当然要和你一起玩啦,你人生地不熟的谁也不认识,就认识我啊...”

抓着手腕,趴在了桌子上。

“摸头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啦....”

抓着手腕,脸彻底埋在了胳膊里。

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急忙抬头补充。

“不过,不准弄乱我的头发!!”

然后,脸红o(*////^////*)qo(*////^////*)qo(*////^////*)q

回答他的,是羽生宠溺的一声“嗯”。

22.

歪,你们好像,把金扬忘了。

金扬:什么叫谁也不认识就认识你??我呢???我不要面子的吗TT别以为作者没写你就可以忽略我辛辛苦苦帮羽生挡桃花的事实TT哥帮了你这么多忙你就是这么对我的TT

23.

于是被忽略的金扬决定刷一下出场度。

他按响了门铃。

金博洋不情不愿地去开门。

到底是谁扰了他和羽生结弦的大好时光。

开门。是金扬。哦。砰。关门。

金扬:?????

再按。再开。想关门。试图阻止。阻止失败。

经过如上几次,金扬总算进了金博洋的家门。

当金扬轻车熟路地如往常一样蹦跶进金博洋房间并看到羽生结弦时,他感觉自己幼小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天天!!你竟然金屋藏羽生!!你把你江哥摆在什么位置!!!”

然后再熟门熟路地捞起金博洋的游戏手柄。

“你来干嘛啊?”天天语气不善。

但是我们江哥并没有及时察觉,因而失去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当然是来看(wan)看(you)你(xi)啊!”

“金扬对天天家很熟悉吗?”羽生的声音很温柔。

但是我们江哥又没有听出其中的意思,因而又失去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那肯定的啊,他刚搬来那会都不给别人开门呢,就我能进他家玩!”

其实事情的真相是全街坊就你们俩个小孩子而且还是你非要来人家家里玩游戏的好吗!!还有啊刚才反复关门的那段屈辱历史你是吃进肚子里了吗!!

24.

所以当进门两分钟不到连一局游戏都没开场就被赶出来的金扬,很茫然,很不知所措。

他更不知道,他的名字已经光荣登上了两个人的灭口小本本。

25.

“金扬和你...很熟吗?”

“全街坊唯二的俩小孩,不熟都难啊。”

羽生结弦表面上风平浪静地点点头。实际内心早已惊涛骇浪。

嗯,是时候向小朋友释放魅力了。

“天天,你要不要来我们学校看看?”

“你学校?我已经把......”

把你们学校逛的熟透了。

放学不回家非要在外溜达的天天小朋友心里这样想。

但嘴上不是这么说的。

“好啊!要介绍你们班的同学给我认识啊!”

虽然这最近连续把羽生拐走已经让大部分人都认识了金博洋。

虽然羽生结弦连自己班里的人都认不清。

不过他还是要去探探敌情,看看有没有小哥哥小姐姐会威胁到自己的正宫地位。

敢和自己抢羽生的人,就通通,通通——emm可能打不过大自己三岁的人,要不还是和他们讲讲道理吧。

————TBC